精英小说网 > 在偏执傅少身边尽情撒野 > 第二百四十九章宝儿生气了,另类哄哄
    因为窗帘拉起来了一半,阳台上的灯也是灭的,男人身穿黑色西装,刚才扫一眼时,才会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她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迈步走过去,身手拉开玻璃门,出发“哗啦”一声,一股淡淡的烟草味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傅廷煜抽烟的动作一顿,知道来的是,也知道她不喜欢烟味,他下意识的用指腹掐灭手中的烟,然后扔一边的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整套动作一气呵成,不过是眨眼间的事,就连扔垃圾桶的动作,既准又帅气,却又不失矜贵。

    阳台上烟味有点浓,男人修长的身影一转,直接将要走出来的女孩给拦住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嘴里说着,手上的动作已经率先一步,将女孩推进去,然后将玻璃门拉起来,也将烟味阻隔在外。

    秦舒抬眸看着男人,鼻息间依旧能闻见烟草味,她刚才看见他指节上夹着烟,怎么转身的时间,烟就没了?

    傅廷煜知道身上的烟草味很重,所以关上门后,他就松开了女孩。

    “我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就迈步往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秦舒叫住他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男人脚步一顿,回头看向女孩:“宝儿有事?”

    秦舒将白色毛巾搭在颈子上,迈步走过去,视线却是望向男人修长的指节上。

    等走到男人面前,她伸手拿起男人的手,扫了一眼白皙的指腹。

    傅廷煜这才知道女孩想做什么,想起上次女孩威胁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伤哪,我就伤哪。”

    他的另一只手不由得握紧。

    秦舒没发现什么,就松开这只手,随即又去抓另一只手,却被男人给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洗澡,身上烟味大。”

    男人低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,秦舒就知道,他肯定又用手去灭烟火。

    她抬眸直视着男人:“把你的手给我看看,看完了你就可以去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傅廷煜见女孩执意要看,所以主动承认错误:“宝儿就别看了,没下次了。”

    秦舒将手伸过去,一副不看不罢休的架势:“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心里却在吐槽,男人嘴,骗人的鬼!

    傅廷煜瞥一眼女孩的手,道:“等我洗完出来再看,身上烟味很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径直迈步走进浴室,一点迟疑都没有。

    浴室门“哗啦”关上。

    秦舒黑着脸看着紧闭的浴室门。

    现在看和待会看,不都一样?

    秦舒气鼓鼓的拿起颈子上的取下来,继续擦拭湿漉漉的发丝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

    秦舒的发丝已经擦了半干,正坐在床头,等着男人出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,浴室门打开。

    傅廷煜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秦舒抬眸就看见男人只围了一条纯白色浴巾,正好卡在人鱼线上。

    男人肌肉纹理分明,身材完美,线条柔韧。

    身材属于穿衣显瘦,脱衣有肉类型的。

    里面积蓄各项训练的强悍体能。

    他的黑发凌乱,鬓角微湿,水珠顺着轮廓滑落到下颚线上,最后流至喉结处。

    男人在修长这时走到床边,然后坐在床沿上看着女孩,眸光幽深。

    秦舒再次把手伸到他面前:“把手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傅廷煜伸出手,却不是给她看,而是抓住她的手,直接将她带入怀里,唇也随之压上去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秦舒现在真的信了那句,男人的嘴,骗人的鬼。

    说好出来给她看。

    结果都是套路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半梦半醒间,被拥进温暖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秦舒是真的,困的连眼皮都睁不开,耳边是男人低沉带着哄孩子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宝儿,下次不会了,不生气,嗯?”

    即使是睡着了,秦舒都想回一句,傅廷煜你这个大猪蹄子。

    全TMD都是套路。

    傅廷煜看着女孩睡着了还撅着嘴,来表示她现在是在生气。

    傅廷煜举起手,垂眸看着白皙的指腹上,有烫伤的痕迹,这其实已经算不得伤了。

    他垂眸看着怀里的女孩,女孩的睡颜很恬静,漆黑的眸子里,是强烈的占有欲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装的那个人是我,就算是遍体鳞伤,我也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低笑出声,扯动的嘴角带着一抹自嘲。

    翌日

    去考场的路上

    秦舒坐在车后座,视线望向窗外,就是不去看,靠自己身上的傅廷煜。

    傅廷煜修长的手指擒住女孩光洁的下颚,让她与自己面对面,他垂眸看着她:“宝儿,我错了,不生气了,嗯?”

    秦舒瞪了他一眼,因为夜落就坐在前面,她只能压低声音:“你昨晚,不给我看的时候,不是挺理直气壮吗?”

    想到昨晚男人的所做所为,还故意说那些话,就让她很恼火。

    这时,车突然停下来。

    秦舒瞥一眼车外,考场门口聚集着很多考生家长,脸上都挂着担心又焦急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自己,唯一疼爱自己的母亲去世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去世,她肯定会一直陪着自己,也会像外面那些家长一样。

    至于父亲,不提也罢。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望向面前的男人,百忙之中,抽空来送她去考场,连他弟弟都顾不上。

    这样重视自己的,也只有他了。

    秦舒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,昨晚的气也跟着消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我进考场后,你也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宝儿,不生气了?”傅廷煜最在意的是这个。

    秦舒瞥一眼男人:“不生气才怪。”说完直接推开车门下去,然后径直走进考场。

    傅廷煜坐在车门边上,以手抵着下颚,视线看着女孩的背影,不舍的移开。

    -

    -

    直到高考完

    秦舒看着考场外,家长们如释重负,露出开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望向停在路边的车子,快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等上车后,看见男人还在车上,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没回去?你这么忙,就为了等了高考完?”

    傅廷煜视线望向女孩,见她满头大汗,修长的手指抽出纸巾,替她擦拭额头上的汗珠。

    “考场外那么多人等着,哪一个是清闲的?我只是其中的一个,宝儿只要知道外面有人等,就像其他考生一样。”

    男人嗓音很淡,却透着浓浓的宠溺,还有微不可察的温柔缱绻。
河北11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