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英小说网 > 严肃认真地吐槽 > 无题
    “来自桃树妖的情绪分+58.”

    “来自羊妖的情绪分+56.”

    “来自张志远的情绪分+18.”

    “来自李强的情绪分+24.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只一瞬间,就有二十来个人给楚原送来了情绪分。楚原马上就心满意足地关上了窗子,窝在自己的病房里数情绪分去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一个像极了宝哥的声音响起,幽幽的,听上去有些森冷:“有妖怪啊!有妖怪啊!你害怕吗?我来保护你啦!”

    黑暗中,“宝哥”也不开灯,摸着黑来到楚原病床边,低声唤了几句,楚原也不答应,假装熟睡。

    “来自鬼魂丁大的情绪分+1.”

    楚原心中一动,身体仍然不动声色,还尽量控制自己的呼吸平稳。

    鬼魂丁大,这名字一听就跟个路人甲是一个档次的。楚原觉得自己不应该理它。

    果然,片刻之后,鬼魂丁大无奈离去,继续飘到下一个病房了。

    楚原翻了个身,想着继续到窗户那边观察一下的时候,病房里另一个声音又幽幽响起:“我好饿啊!我好饿啊!”

    楚原愣,这病房不能呆了!得赶快想办法搬走!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这个鬼魂离开,楚原想了想,又进了洗手间,将之前缠在身上的绷带又迅地缠回了身上,然后轻轻推开病房的门,快步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一个拖长了的声音幽怨地响起,像极了电影里的女鬼,反正楚原只感觉自己脖领子上一冷,身上起鸡皮疙瘩了。一半吓得,一半是真冷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……”楚原学着这种幽怨的声音,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间……你找了吗?”幽怨的声音继续响,不过楚原始终没看到声音的主人。

    “里面……是厕所……臭。”楚原撒谎说。

    “来自女鬼李钢蛋的情绪分+24.”

    楚原:¥%&*……这名字真霸气!

    正在这时,楚原忽然听见医院外边街道上似乎传来了一种急促的啸声,似乎是在催促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女鬼李钢蛋说,语调仍然是颤抖加断续飘渺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额。”楚原原本不想去,又怕不去会被拆穿,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女鬼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会飞……吗?”女鬼李钢蛋飞了十几阶,忽然停下,幽幽地问楚原。

    “不会啊,我是有实体的鬼,木乃伊听过没?”楚原把两条胳膊往前平伸了一下,示意让女鬼看自己胳膊上的绸带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女鬼转过头去继续往前飘:“听说过僵尸。”

    “那种东西很低级的好伐?只会蹦着走,多累啊。”楚原示范了一个闲庭信步的潇洒走姿:“看我,跟个人儿似的。”

    女鬼不理他,继续在前面飘啊飘。

    从三楼下到一楼的时候,楚原又在楼道里看见了另外两个奇怪的妖。

    一个脑袋上布满了绿黄白相间的花纹,这个楚原一眼就认出来了——西瓜妖。

    另一个妖,长了个白色的大头,圆圆的,被风一吹就轻轻地飘啊飘,楚原看了好几眼都没能认出是个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楚原凑过去,故意贱兮兮地说:“哥们,吃过西瓜没?又沙又甜。”

    “来自西瓜妖的情绪分+224.”

    达了!

    这是楚原目前得到过的最高的情绪分!

    楚原瞅了一眼自己的系统面板,目前情绪分543分,也就是只这一句话,他就获得了几乎一半的分值。

    将后脑勺甩给西瓜妖,楚原又去问另一个:“这位小妖,你离开过家没?”

    “来自棉花糖妖的情绪分+2.”

    楚原不理会对方迷惑的神情,自顾自地狂背冷段子:“现在的小孩,个个都宠得跟皇帝似的!

    哪儿像我小时候,无依无靠啊。受委屈了只能闹离家出走,最喜欢的玩具带上,最爱的雨鞋穿上;

    戴上帽子,所有牛奶都带走,拿根绳子把洗澡用的浴盆绑在三轮车上牵着走。下午出,浪迹天涯……到饭点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来自棉花糖妖的情绪分+2.”

    “来自西瓜妖的情绪分+2.”

    “来自女鬼李钢蛋的情绪分+2o.”

    楚原感慨,背段子得的情绪分真少!那些非人类的妖怪根本就体会不了什么叫“离家出走”呢!

    “我也……离家出走过。”女鬼李钢蛋忽然悠悠地叹了口气:“那个时候,我被冤枉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咱们这是要去哪?”楚原赶紧打断了一下,他可不想听女鬼的故事——他看过的恐怖电影里,女鬼的故事一般都是女鬼怨气的最直接来源。

    “来自女鬼李钢蛋的情绪分+48.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咱们只是觉得应该朝那边走。”西瓜妖终于开口说话,虽然还有些含糊不清,但好歹能听得清。

    楚原疑惑:“我是木乃伊,她是女鬼。我们会说话还能理解,你们又是怎么会说话的?”说着,他还表演了一个木乃伊走路——就和平时走路一样,他只在原地遛达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有人……对着我说了好多话,我就会了。”西瓜妖回忆,那时候它还只是个小西瓜蛋儿,只因为距离瓜棚近,所以学会了不少人类的语言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楚原试着引导:“你听过的最多的话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呃啊……”西瓜妖忽然叫了起来,声音跌宕起伏,貌似有点痛苦,但又透着种莫名的愉悦。

    “来自棉花糖妖的情绪分+1.”它没听懂。

    “来自女鬼李钢蛋的情绪分+8o.”她听懂了,脸上滴下血来。

    楚原怨念丛生:“……不许开车!”

    这都是些什么妖啊!

    一人一鬼两妖边聊边走,不大会工夫已经来到公路上。

    此时的公路已经站了十几个黑影,楚原明白,这里的大概已经是整个医院里全部的妖魔鬼怪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黑影们互相打着招呼,语气似魔似鬼,阴气森森的——会说话的几乎没有!

    “都吃了吗?”楚原字正腔圆地打招呼,满脸笑容。

    众鬼怪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吃呢!一会宵夜?”另一个字正腔圆的声音在街角响起,跟着墙角那边就转出一个人来,手里手电筒晃了晃:“都老实点!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西瓜妖讷讷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正义的化身——人民的警察!”手电筒后面那人说:“代表月亮消灭你们!”
河北11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