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英小说网 > 太上执符 > 第五百一十章 一气化三清
    亿万天魔,裹挟着无数心魔的种子,洒向大荒亿万众生。杨三阳只能静静的看着,却无能为力,只能任凭魔祖肆虐。

    “贤弟觉得这场大戏如何?”魔祖收回目光,看向了杨三阳。

    感受着冥冥中垂落的因果业力,杨三阳一张脸变成了苦瓜脸“我好奇的是,你如何把握时机的?”

    “你如此奇特,我又岂会不注意你的一举一动?我本来正想着如何破了三族联盟大势,想不到困了就来枕头。你当真是我的福星,我可要真的好好感谢你!”魔祖笑吟吟的看着杨三阳,心中杀机卷起,有心趁机将这诡异的小蛮子一剑杀了,就此斩草除根,夺了诛仙四剑的剑魄,但是每次即将动手之时,却不由得心血来潮,产生一股莫名大恐惧,不想轻易招惹了这厮的因果。

    杨三阳看不清魔祖黑气缭绕的面孔,此时听了魔祖的话,不由得猛然抬起头“不可能,你若是监视我,我又岂能没有任何察觉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大荒众生,皆有心魔,有心魔便可为我所用。除非你到了一处毫无生机的死寂之地,否则便逃不开我的耳目!”魔祖嘴角勾勒出一抹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听闻此言,杨三阳不由得心中一寒,一抹阴影在心中不由自主的卷起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其定境中的三千世界内,一株白色莲花大放光芒,一缕白光透过虚无,照射于其心间。

    只听得一声惨叫,那黑色阴影犹若阳春白雪般消散。

    魔祖脸上笑容凝固,杨三阳悚然一惊“你这厮竟然想要在我心中种下心魔的种子!”

    “可惜,失败了!”魔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杨三阳,想要看穿杨三阳身躯最深处的隐秘。

    杨三阳认真的看了魔祖一眼“你说我是你的福星,我却说未必。咱们走着瞧吧,你的使命是诛杀三祖,千万不要妄想着登临那个位置。天帝的位置,不是你能染指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不是我能染指的,那太一就能吗?”魔祖不屑一笑“众圣能容忍太一?”

    杨三阳闻言沉默了许久,过了好一会方才坚定的点点头

    “能!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,杨三阳径直离去,身形转瞬消失在大荒深处。

    瞧着杨三阳的背影,魔祖双拳紧握,眼中露出一抹狰狞的杀机“威胁我?呵呵,大荒中从来都没有人敢威胁我。就算神帝面对本祖,也要战战栗栗,你这只蛮子,到要看你还有多少运道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,何不叫我去杀了他?”魔祖背后披风中钻出了一个恐怖狰狞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若能杀他,还需等你动手,老祖我早就一根指头将其碾死了。这小蛮子,有些邪门!”魔祖摸着下巴,眼中露出一抹疑惑。

    魔祖这边揣摩杨三阳底细,那边大荒三族已经打出了脑浆,凤祖与龙祖已经拼出了真火。

    联盟之事,自然不必说,纵使歃血为盟,此时也已经告吹。

    凰祖最先听到动静,二话不说直接加入战场,夫妻二人齐齐联手,与祖龙不断拼杀。

    此时祖龙有混沌珠在手,一身本事堪称惊天动地,纵使是凤凰二祖联手,也奈何不得祖龙,反倒是被祖龙压入下风,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大家同为大罗第三步,祖龙的先天至宝比喻为机关枪,那么凤凰二祖的先天灵宝只能比喻为火绳抢。

    不能说没杀伤力,打中人同样会死,但效果却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等到麒麟王赶来时,双方已经打出了真火,麒麟王满脸懵逼的看着翻江倒海的祖龙与凤凰二祖,有些不不解。之前大家还歃血为盟,商讨共伐魔祖的,此时为何打起来了?

    “三位道友,可否暂且先停手?你们之间是否有什么误会?”麒麟王高声道。

    “祖龙灭我斑鸠一族,逼死我凤凰族金仙大能,夺我两件先天灵宝,此仇不报我日后有何颜面统帅凤凰族?”凤祖声音里满是冷冽“此事,决不能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,你分明是污蔑我!你贼喊捉贼,是你逼死了斑鸠,将黑锅往我身上扣!那宝物本来就是我的,我又岂能交给你?”祖龙闻言不甘示弱,破口大骂“你这厮欺人太甚,老祖我若不施展雷霆手段,岂非显得好欺辱?今日便闲话休说,待我灭了你凤凰族,吞了你凤凰族大势,再来与魔祖了断,也是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时空二祖此时亦赶来,瞧着打出真火的双方,不由得眉头皱起,时间之神抚摸着下巴“两件先天灵宝?难怪打出脑浆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两件先天灵宝,此事无法调和,难办的很!”战神苦笑。

    任谁都不可能放弃两件先天灵宝。

    至于说征讨魔祖?

    魔祖还在极西之地苟延残喘呢,没有杀到家门口呢!

    劣根是存在于众生心底的本能,就算有外敌当先,内斗也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两件先天灵宝何其珍贵?这争斗双方调解不了。

    天南边界之处

    杨三阳缓步在大荒中行走,眉头紧锁不知想些什么,时而低头一个人自语,时而抬起头仰望无尽星辰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可是遇见了什么难事?”白泽伸出脑袋,呼吸着大荒的空气。

    “魔祖的心魔好生邪门,就连我都一不小心着了道!”杨三阳苦笑“我有圣道法相护体,尚且差点被其算计,更何况是大荒普通众生?只怕三祖,难免受到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心魔为何物?”白泽反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心有爱恨情仇嗔痴喜怒哀乐等诸般情绪,便自然会有心魔诞生!”杨三阳毫不犹豫的道。

    说到底,魔祖的天魔大道,与阿弥陀的圣人大道,有几分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佛门是讲究消除体内诸般喜怒哀乐,而魔祖是要将喜怒哀乐发挥到极致。

    一个寂灭,一个盛开,这是两个极端。天生的死对头!

    “既然是两个极端,那佛法可克制天魔大道,你只管修炼佛法好了,大荒生灵亦修持佛法,岂容魔祖泛起风浪?”白泽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杨三阳摇了摇头,干脆寻一山石上坐下“错了,大荒生灵念诵佛经,只是感悟佛门意境,为佛主加持,而并非真正修炼。况且,佛门的正法,也非我所愿。”

    杨三阳眉头皱起,一双眼睛看向远方,手指轻轻敲击着膝盖,大荒修炼法门太过于粗糙,根本就没有克制魔念的方法。

    诸位神道大能,能够相助众生修炼,开创出大荒众生修炼方法,已经是大不易,如何还有心思去克制心魔?

    况且,魔祖之前,并不曾有心魔。

    就在杨三阳心中思绪万千,不断流转之时,定境中的三清化身似乎感知到其心绪,只见三清之气交汇,那三尊圣道法相光辉交映,无穷神光汇聚,化作了锦绣文章,大道天音,向着杨三阳元神流淌而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,杨三阳与道合真,进入定境,周身所有气机沉寂,涅槃般再无任何生息。

    白泽惊觉杨三阳异状,晓得其陷入了定境,不敢打扰,只是小心翼翼的守护,为其护法。

    三日后,才见杨三阳犹若老树吐枝般,一股勃勃生机在其周身迸射,刹那间千山草木花开,花开顷刻,硕果累累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白泽面色急切的来到杨三阳身前“可是有所开悟?”

    “想要克制魔祖,我倒是找到了克制魔祖的办法,只是我这一身修为,却要重新涅槃了!”杨三阳缓缓吐露气机,双目内一道流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白泽窜到他的膝盖上,眼巴巴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天道者,乃三清之气也,三清为天之根本,法则之源!”杨三阳笑着道“是以,三生万物,方才有造物之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无上道经太上章为根本,在辅佐一气化三清之术,纳三清圣道法相入元神,兼并两个世界的法门,未来前程不可限量!”杨三阳双目内露出一抹神光。

    你道是那篇文章为何?

    乃是一气化三清之术!

    此三清,非传统三清,而是将定境中的太清、上清、玉清,纳入元神之中内炼。

    三清本来就是杨三阳精气神衍生,这一步对他来说不难,似乎对于那三清法相也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一气化三清,不过是返本归元,自家的精气重新回归体内罢了。

    大荒世界的修炼法门是观想法相,而前世洪荒世界法门是炼精化气、炼气化神、炼神返虚、炼虚合道。

    如今外炼之功,已经完毕,再结合前世法门内炼,兼修前世仙道法门,在此方世界兴盛仙家大道,称作祖宗。为仙道万法之祖,岂不是功德无量?

    一气化三清,为此方世界衍生出一门至高法门,开创出新的法脉,岂不是功德无量?

    “我需要闭关七七四十九日,这四十九日内,受不得任何惊扰,还望老祖为我护道!”杨三阳看向白泽。

    “护道可以,只是这法门,你却还需传我,叫老祖我也修炼一番”白泽唧唧艾艾的道。
河北11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