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英小说网 > 召唤大佬 > 第一百四十三章一息超圣云和尚(xianzhea的万赏加更!)
    “放心吧!我说的这个和尚,绝对没问题。”白玄很自信的微笑道。

    林溪闻言,反而更不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···该不会是须弥吧!”林溪心中生疑。

    嘴上却问道:“不知那和尚,我是否知道是谁?”

    白玄却忽然玩起了神秘,说道:“他正巧便在这沧州地界,咱们这便寻他去,等你见了他,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沧州之地,女多男少,女尊男卑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是佛门势力展到了此地,也是姑子庙多,和尚庙少。

    要是哪个姑子庙里,被现藏了男人,那就是天大的丑闻,遭整个佛门唾弃。

    而地方上,也时常少不了,一些花尼姑下山调戏良家少男的事情,往往容易惹得一方怨怒。

    破窑山,石头庙就是林溪和白玄,此次拜访的‘高僧’所在地址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当白玄说出地址的时候,林溪是松了一口气的。

    他很确定,须弥还被关在老君观。

    “沧州多奇景,不过最奇异的,无外乎澜沧大河的源头那条圣阴河。圣阴河水,内含先天极阴之气,圣阴教也就坐落在河畔。每年都有一定量的先天极阴之气,顺着河水涌入澜沧大河。而澜沧大河却也是整个沧州百姓的母亲河。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如此,在那一缕缕的先天极阴之气的造化下,整个沧州才会呈现阴盛阳衰的局面,女子无论是修行、习武还是学文,哪怕是做工、耕地,等等一应生计手段,都要强过男子许多。并且屡屡会有惊采绝艳的女子,出现在沧州地界···。”一路上山,一路上白玄还在和林溪聊着沧州的往事以及由来。

    这些其实林溪早就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过白玄这么想当哥哥,教导弟弟。那林溪也乐于配合。

    等到了半山腰,石头庙所在之处时,白玄正好说道一千八百多年前,那位野心勃勃,同时也修为惊人的石女皇。

    同时,石女皇的事迹,也与今日他们要去的石头庙,有些许关联。

    “石女皇雄才大略,巾帼不让须眉,若是未曾陨落,或许真的可以打出沧州,成就一番伟业,成为少有的多州之主也不一定。只可惜,终究还是太过相信她的弟弟,陨落于窦王府谋逆之夜。当年曾经兵强马壮,声势鼎沸的大邹朝,也终成往日云烟。不过,石女皇在时,兴建的许多石头庙,倒是保留下来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据传石女皇为极乐世界未来弥陀转世所化,所以石头庙里供奉的,差不多都是未来弥陀。”

    二人说这话,已经站在了石头庙庙门口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悬空寺。

    修筑在山道旁,凹陷于山崖之中。

    往下眺望,还有一弯幽潭。

    寺庙之中,有古钟鸣响。

    尔后听闻,木鱼敲打之声。

    似乎也有僧人,正在诵经念佛。

    林溪微微一笑:“虽是小山小庙,倒也雅致清幽,确实易藏真佛···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林溪脸上的笑容便呆滞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听见,那诵经声中的具体内容了。

    “蒸羊羔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、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、卤猪、卤鸭、酱鸡、腊肉、松花小肚儿、晾肉、香肠···哧溜!”隐约的,似乎还多了抽口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···不是报菜名么?”林溪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!不行了!吃饱了!吃饱了!再念下去,就撑到了。”喃喃中,传出了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林溪扭头看着白玄,表情有些机械。

    “这会是要找的得道高僧?”

    依照惯例,破戒的未必是坏和尚,但是···这样把吃挂在嘴边,心心念念的,一定也不是什么正经和尚。

    天魔善于利用人心中的漏洞。

    身为天魔的林溪,对这一点,实在是再了解不过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个心性有缺的和尚,那即便他再有佛性,再懂得佛理,佛法再如何高深,修为再如何的高明,都有可能,在一瞬间被带跑偏,成为敌人,而不是帮手。

    “走!进去你就知道了!”兄弟二人,一前一后,推开庙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小小的佛堂正中央,放着的是贴了金箔的大肚弥陀佛。

    左右两侧,则是仅仅刷了红木漆的金刚、罗汉。

    而一个披着青色袈裟的和尚,正敲着木鱼,竖着手掌,嘴里念念有词,哧溜着口水。

    “和尚!大师!”白玄叫唤了好几声,这才将这和尚,从‘美梦’中惊醒。

    扭过头来,倒是浓眉大眼。

    只是皮肤黝黑,而且哧溜口水的摸样,稍显猥琐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小僧方才,梦见了有天魔以美食诱惑小僧,小僧极力拒绝···。”没睁眼,和尚就在自辨,试图挽回形象。

    林溪内心表示拒绝···他们天魔不背这个锅。

    只是和尚没说完,终于睁开了眼,看见白玄,现是熟人之后,便也放弃了解释。

    用松松垮垮的姿势站着,然后对白玄道:“原来是你,来寻你佛爷作甚?”

    白玄微笑着,然后扭头对林溪道:“来!凡弟,为兄为你介绍,这位是破窑山,石头庙的主持,也是此庙唯一的和尚,人称一息圣,你可知此称号由来?”

    和尚立马态度端正,双手合十,然后冲着林溪道:“这位是令弟?果然一表人才。”

    “狂刀白凡···刀道天才,我听说过!”

    “今日初见,小僧自号云和尚!”

    林溪看着此刻,忽然也有些摸样的和尚,跟着回了一礼,问道:“那不知大师具体法号是?”

    云和尚表情一僵,随后道:“往日种种,亦如云烟,去日诸多烦扰,皆抛入滚滚江水浪涛之中,无须再提···你便叫我云和尚吧!听着随意,叫着亲切。”

    林溪一脸纳闷的看着云和尚。

    他也是当过几天和尚的。

    和尚们的那点把戏,他也是知晓的。

    这云和尚,前没有铺垫,后没有后续,贸然的就开始装哔···这有点不守清规戒律啊!

    不过相比起云和尚不守规矩的装哔,林溪更在意的是,他究竟有什么,值得白玄重视,信誓旦旦的认为他,就是得道高僧。

    虽然不想承认,但是林溪自认为,也是见过什么才是真正高僧的。

    而要成为那样八风不动,拥有立地菩萨般心态的高僧,需要经历的苦难与折磨,也绝不寻常。

    按照林溪的理解就是,经历一些人世间最痛苦的生死离别,或者艰难磨难。还不会疯,并且保持一颗慈悲心的,就是他需要寻找的得道高僧。

    而不是眼前这一位···。

    随后,便是白玄与云和尚的交谈。

    白玄先是将前因后果,再向云和尚描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接下来,便是云和尚表演,什么叫百般推脱,口若悬河。

    再然后是白玄的步步紧逼,且似乎掌握了某些对手的把柄,丝毫不留退路。

    最终···云和尚反抗失败,不情不愿的加入了除魔队伍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和谐、友善、民主、诚信···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什么和尚?贪吃、胆小、油嘴滑舌···我当和尚的时候,表现都比他好。”林溪怀有质疑,不过也只能先这样了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说,白玄是真的强。

    有他在,再请出南陵剑阁的越陵剑,再加上楚凌霄···随时可以调动策应,应该···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等相约好了出时间。

    因为是山上没有客房,所以也只能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二人修为在身,本可以踏云而行。

    不过,白玄现在享受平凡,林溪也随他去了。

    一路返回过程中,林溪屡屡从白玄口中,探听那云和尚究竟有何高深之处。

    白玄经不住林溪的多次探听,终于还是松了口风。

    “云和尚的厉害,本也不该我来说,等到来日,接触多了,你自有机会知晓。不过···你既然如此好奇,那我便提点你一番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白玄不知为何,竟然有点卡壳。

    似乎有难以言语之处,耻于开口。

    于是迂回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你看云和尚此人,是何观感?”

    他先问了林溪问题。

    林溪顺势回答道:“贪吃、懒惰,而且怕事,修为瞧着···也并不高深。”

    何止是不高深,简直就是不入眼。

    区区筑基期,现在林溪完全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白玄点头道:“没错!不止如此,他还贪财、好色、欺软怕硬···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没有半点和尚摸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那只是现在的他,而不是某种状态时的他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···有些时候,在特定的时间和状态下,会呈现一种凡入圣的姿态,思维和思想,会在一瞬间,达到一个越寻常时候的高度。”

    “而云和尚···他的外号是‘一息圣’,凡弟···你懂了吗?”

    白玄一口气说完,表情有些古怪,似乎还憋着笑。

    林溪将他的话,在脑子里回荡了几下,然后···表情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根本就压制不住笑声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饱经考验的天魔,他正常情况下,是不会笑的···除非忍不住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云和尚在特殊情况下,会进入频状态,成为另一个他?应该是这样!而且一息···太短了!太惨了!难怪···会成为高僧。这世道对他太残忍了,和他比起来···须弥那点苦难,或许真的不算什么了?”

    (求订阅,求月票!)
河北11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