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英小说网 > 山野闲云 > 第535章 独享天道赐福
    这是云不留打过的最艰难的一战,属性相同,雷霆于他们彼此而言几乎都没有任何效果,或者说效果不大。

    也因此,两人之间的对决,最终变成了彼此消耗。

    其实朴诚出来的雷霆对云不留还是有点效果的,只不过云不留的身体强度已经越了荒境。是以,那点效果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但云不留还是装作一副渐渐受伤的模样。

    对于云不留造出来的假象,朴诚是相信的,因为朴诚能够感觉得出来,云不留对雷霆的掌控在他之下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在雷属性大道的领悟上,他要强过云不留。

    是以,他并不怕和云不留消耗,在他看来,消耗到最后,赢的人一定会是他。至于这个过程中,任云不留如何挣扎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云不留也早意识到这一点,他知道自己的大道领悟不如人家,但身体强度要比对方的身体强度高,最终可能要靠肉身来分出胜负,于是便有意识地控制着自己的源炁消耗,多用符箓来消耗对方,给对方造成一种自己源炁渐渐枯竭的假象,尽量引导对方多消耗些源炁。

    于是,在经过几天几夜的斗法之后,两人的源炁双双枯竭,开始了肉身之间的强力对决。

    这一对决,朴诚便现,自己受骗上当了,对方的肉身强度完全出了他的想象,两人彼此打上对方一拳时,他的拳头在云不留身上就和挠痒痒一样无关紧要,但云不留的拳头落到他身上,他便感觉自己的身体要散架了似的。

    意识到不妙的他,转身就逃,但因为源炁消耗过甚,最终就像一只落入蛛网的蝴蝶,越来越无法挣脱云不留布下的陷阱。

    云不留也没有想到,自己单独诛杀域外荒境修士,会是靠这样蠢笨的办法,一步步将对方给磨死的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对大道的领悟也极为渴望,因为他觉得自己缺少一锤定音的招式,而这样的招式,他觉得,需要从雷霆大道中去领悟。

    无极拳虽然是近身搏杀之法,但依靠的依然是源炁为基础,没有源炁为动力,无极拳打出来的拳头和普通的拳头也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不过至少他是练过拳的,在近身搏杀方面,要比朴诚强得多。

    当不擅近身搏杀之法的修士失去源炁之后,碰到擅长近身搏杀之法的修士时,几乎就没什么反抗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朴诚被云不留杀住,就是一套连着一套组合拳。

    当这些拳头下去,朴诚直接就被他摘下了脑袋,神魂也被他直接捏碎,最终天道降下甘霖和功德金光。

    沐浴着这些甘霖和金光,云不留舒坦地张开了怀抱,仿佛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出愉悦之声,在这甘霖中,不断强化着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极妙,他能感觉到,自己的身体强度正在以一个可怕的度在增强,似乎没有止境似的。

    这种特殊的体质,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,成长的度快得惊人。

    云不留相信,在诸天万界之中,拥有这种特殊体质的人,绝对没有像他这样的机会,可以得到天道的反哺。

    而且这种反哺还是只有渡过天劫之后才有的奖赏。

    其实渡过天劫之后的奖赏,也是云不留无法理解的。

    如果天道意志不希望有逆天之人存在,为何要在修行者渡过天劫之后,赐下甘霖天露?

    这么做,不是在怂恿修行者努力修行吗?

    那修行还算是逆天吗?

    不过现在,云不留渐渐有些明悟。

    或许,这就是天道意志和修行者之间的一种妥协吧!

    修行者经受住天道意志的考验,就能得到奖赏。而修行者强大起来之后,也可以替天道抵挡那些外来的掠夺者。

    如果有修行者不替天道抵挡那些外来掠夺者,怎么办?

    云不留觉得,这就是天道降下功德金光的原因,有功德金光和没有功德金光,在渡劫之时所遇到的劫难,肯定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当初云不留自己在渡劫的时候,感觉还不大,但是随着和那些老妖怪之间的交流渐渐多起来,他就意识到,自己渡劫时,所遇到的天劫威力虽然同样不小,但就难度而言,似乎没有那些老妖们来得强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以为这是因为那些老妖们是妖怪,而他是人类,所以天道意志进行了区别对待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让天道意志区别对待的,不是物种,而是因为他身上拥有功德金光的存在。

    当天上金光消散,云不留将朴诚残余的神魂碎片收集了起来,准备回头慢慢将其炼化掉,相信在其神魂碎片当中,一定会有对雷霆大道的一些领悟,这对他的大道领悟,肯定是帮助的。

    将朴诚的神魂碎片收集起来之后,云不留便拎着它的脑袋,前往群岛中央的那座岛屿,用朴诚的头颅来祭奠那些被他残杀的无辜者。

    看到云不留安全回归,所有海岛原始人们都不由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让云不留有些无言以对的是,随着他们的欢呼,又一大波信仰愿力朝他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云不留知道,自己对这些海岛原始人的思想改造,可能要彻底失败了。种种凑巧,让他们觉得,云不留就是他们的守护神。

    这种想法估计经过这次事件之后,会变得根深蒂固起来。

    云不留心里轻叹一声,但身体还是很诚实地将这些信仰愿力给炼化掉,毕竟这对自己的精神力成长,是非常有帮助的。

    在这非常时期,就不要矫情了,老老实实提升自己的修为为先。

    反正他是不会承认自己是他们的守护神,脑袋长在他们身上,他们会怎么想,他哪里能替他们决定?

    他能做的,就是替这些海岛原始部落布置一些阵法,然后告诉他们不要再给他立雕像了,因为这些外来者很讨厌雕像这东西,要是让他们看以的话,还是会引来他们的敌意。

    从几天前朴诚说出的那番话中,就可以听得出来,这些域外修士都视这些原始人为他们的私产,不允许他们有个人崇拜。

    就算有,崇拜之人也得是他们。

    这些海岛原始人因为崇拜他,在那些域外修士看来,他们的思想就不纯粹了。

    对于思想不纯粹的原始人,那些人屠杀起来,一点都心疼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他们没有搞个人崇拜,那些域外修士屠杀起这些原始人来也不会有什么心疼感,不过就是一些蝼蚁而已。

    虽然这句话,云不留很反感,但不得不说,那些域外修士确实就是将普通百姓当成蝼蚁的,这是他们的教育造成的。

    特别是这些在他们看来还是野蛮不开化的原始野蛮人。

    在解决了这片群岛上的事情之后,云不留便在这些海岛原始人的依依不舍之下,前往下一片群岛。

    这些天,这些海岛原始人又给他提供了不少信仰愿力,让他的精神力又稍稍有所增长。

    虽然云不留也有告诉他们,不要迷信他,他不是神,但是这些海岛原始人们可不会在这件事情上面听他的。

    对此,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。事实上,他其实也有些不舍得这片信仰集中地,虽然嘴上说不要,但他的身体还是很诚实的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一刻,自己是有些伪君子的感觉,可架不住这些海岛原始人们对他的热情啊!

    云不留在愉悦之中带着些许劝诫计划失败的惆怅,离开了这片群岛,前往神霄道宫所在的那片群岛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有域外荒境修士和天境修士出现在那片群岛上。

    如今域外荒境修士还剩下七位,黑海之中还有六位,两位还在破解云不留在黑海周围布下的阵法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对阵法之道研究不够,而是因为限入阵法之中的天境修士有些多。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会有人将这片黑海用阵法围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大骂这布阵之人的傻缺行为,一边却又不得不跟着前去救援那些被困于阵中的后辈弟子。

    事实上,当初布下这十数万座法阵,行为看起来确实有点傻。

    但这也是没办法的情况下才想出的愚笨之法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来,这个办法虽然是愚笨了些,可却歪打正着地给大家争取了不少时间,多少牵制住了一些战力。

    黑海之中还有四位域外荒境修士,他们如今已经两两联合,和粉夫人和海老鬼他们这九位荒境修士彼此纠缠。

    情况看起来似乎是谁也没有占据决定性力量,对对方都有些无可奈何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粉夫人和海老鬼他们其实都知道,他们这边其实是在万丈深渊边上跳跃,稍不小心,就有可能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神霄道宫所在的那片群岛之上,那些域外天境修士们就像蝗虫过境一样,碰到什么好东西就会将其收集起来,如今碰到神霄道宫这样一片繁盛之地,又怎么会不兴奋。

    是以,在王信和那位荒境修士对决,被压制在下风的时候,那些域外天境修士在神霄道宫之中,几乎可以说是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神霄道宫的弟子碰到这些域外天境修士,几乎无一合之敌。

    要不是王信和云不留交流过阵法之道,在神霄道宫之中布置下不少阵法,让那些修为低下的弟子有了个暂时的避难之所,仅仅只是那十几位天境修士和一位域外荒境修士,就能将神霄道宫覆灭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居然还有上古神霄道余孽留存于世,我可以给你一个臣服于我,追随我的机会!”那位域外荒境修士将王信压制之后,并没有立马取他的性命,而是想要出言收服。

    王信闻言,便自冷笑,“臣服于你?你算老几?”

    老王性子的刚烈出了这位域外荒境修士的想象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些复活过来的上古修士,云不留觉得,他们投降的可能性是极低的。否则的话,那就太对不起上古那些拼死为其挣出一线生机的先辈们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们将复活的法宝用在这些修为低微的后辈身上,确实也有些浪费。可仔细想想,不利用在他们身上,还能利用在谁身上?

    那些域外修士对那些天才们可是盯得非常紧,要是利用在那些天才修士,或者修为强大之人身上,肯定会被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。

    “想要老子臣服,那就先杀了老子!”王信继续冷哼,这时候除了冷哼之外,似乎也做不出其他什么表情来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想要杀掉王信,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。

    王信领悟的是符之道,这是他们神霄道立世的根本,相比其他大道而言,符之道和毒之道,剑之道等领域,都是同一级别的。

    都不属于正常的五行属性大道。

    像云不留的雷霆大道,就属于五行属性大道。

    相较而言,基础五行属性大道领悟起来,要相对容易一些。

    而由雷霆大道衍生出来的毁灭之道和创造之道,却又出了基础五行大道的范畴。

    事实上,每条大道并无所谓高低,只有使用者才会有高低之分。

    而且一些大道之间,也会有相生相克现象。

    比如生与死之道,比如毁灭和创造之道,等等。

    而这种相生相克的大道,还有可能衍生出轮回之道。比如生与死的大道,毁灭和创造,都有可能衍生出轮回之道。

    云不留现在所领悟的雷霆大道,就有往毁灭与创造之道上转变的可能,因为他在领悟雷霆大道的时候,也同样在领悟毁灭与生机。

    生机到极致,就是创造,云不留觉得,创造之道就是生之道的进阶版。而雷霆之中,确实包含着生灭之道。

    而这两种大道,又可能衍生出轮回之道。

    所以,云不留的将来会走到哪一步,谁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而有时候,即便领悟出来的大道看似很鸡肋,可碰到一些威力极强的大道时,却能收到不错的效果。

    比如生之大道在斗法的时候就很鸡肋,可是在救治方面,生之大道却几乎是所有大道最强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碰到毁灭大道的时候,生之大道就能与其相互克制。

    除非是生之大道的进阶版创造之道。

    王信的符之道所展现出来的领域,是那位域外修士次碰到的领域力量,虽然他可以凭借纯粹的修为压制王信,但想要破解王信所施展出来的符之领域,却并不是一时三刻可以完成的。

    破除不了王信的符之领域,他就拿王信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但王信也同样拿这位域外荒境修士无可奈何,他的符之领域之中所衍生出来的那些符箓,破不列那位域外荒境修士的水之领域。

    特别是这个领域在这大海之中,威力更强。

    不过,他拿王信无可奈何,却可以用神霄道宫的弟子来威胁他。

    只见他双臂张开,水之领域瞬间朝外扩张,直接将神霄道宫所在的那座海岛给囊括了进去,周围海域巨浪咆哮起来,朝神霄道宫所在的方向汹涌而来,似乎要用海水将神霄道宫给淹没掉。

    “臣服于我,或者你的弟子死绝,你的道统灭绝,你选一个吧!”

    那位域外荒境修士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,微笑地看着王信。

    “卑鄙!”老王很生气,但对此却又无可奈何。谁能想到,一位荒境修士,居然会使无辜弱者的性命来威胁他?

    “我等行事,不问过程,只看结果。”域外荒境修士嗤笑道:“若受外物所动,那又谈何自在脱?我这是在帮你炼心,你也可以选择不接受,眼睁睁看着这些弱者死亡。弱本就是原罪,如蝼蚁一般的弱者也确实没有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必要,不过就是浪费口粮而已。”

    王信觉得这家伙确实很狡猾,居然在此坏他的道心。

    于是,他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哦?这是准备臣服于我了吗?”那域外荒境修士笑道:“我姓独孤,孤独的独孤,单名信!”

    “呵,居然和我同名,真是羞于你同名啊!”

    王信冷冷耻笑,此时的王信,确实连心都变冷了,因为他并不准备向对方妥协,他已经准备牺牲这些弟子们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缘分,说明你我有缘!”独孤信微笑道:“我可以给你半柱香时间考虑,半柱香时间之后,那些人的生死,就看你的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对方给出的这点时间未必是好心,估计是想要让他的内心受到更多的煎熬,但王信其实还是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半柱香时间,自己可以做什么?还能做什么?

    看到那些朝夕相处的弟子倒在血泊之中,看到那些弟子在阵法之中无助地望着天空中的他,王信不由想到了上古时期的那场浩劫。

    虽然他其实并没有亲身经历过那场浩劫,因为浩劫来临之前,他就已经‘死’去了。

    但未曾经历,却可以想象到。

    想来,当初他的那些先辈们,也像此时的他一样吧!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弟子亲人倒在血泊之中,那无助又绝望的眼神,就像一把把刀,生生刮着他的心,也模糊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他知道,独孤信成功了,他的心,确实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煎熬。

    弱,真的是原罪吗?

    ps:五千字章,厚着脸皮求张保底月票,谢谢啦!
河北11选五